被告男子看卷宗辱骂法官被罚5000

  新疆网讯 辱骂法官、藐视法庭往往只能在影视剧里见到,可前天,因一起借款纠纷败诉,身为被告的杨先生到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法院查看卷宗时,与法官犟嘴,结果被法院处罚金5000元,理由是他不仅辱骂、威胁法官,还抢卷宗。昨天,不服处罚的杨先生再次来到呈贡区法院递交复议申请。

  杨先生是呈贡区人,这些年一直在嵩明县种菜。今年4月8日,他因一起借款纠纷被他人告上法庭。法院多次通知他去开庭,但他因在嵩明种菜没能参加开庭,法院只好缺席判决。

  10月17日,他拿到一审判决书知道官司打输后,一直耿耿于怀。杨先生说,前天他和朋友一起来到呈贡区法院民二庭了解案情,想看一下卷宗。一名法官叫他稍等一下,几分钟一名赵姓的工作人员找到了卷宗,在翻到关键证据—借条时,他伸手压住借条,还唠叨着:“让我仔细看看,这张借条是伪造的,这张借条不是我写的。”杨先生说,看见借条时,他说话的嗓门确实有点大,而且当时的情绪也很激动。

  杨先生说,见他压着借条,给他翻阅卷宗的工作人员说:“你不能动手。”两人的话语引起了隔壁办公室潘素梅法官的注意,她是审理杨先生案件的审判长。潘素梅进来告诉工作人员不要给杨先生再看卷宗了。“你为什么不给我看?我有我的权利。”杨先生反问道。“以前给你看,你为什么不来看?通知你来开庭你为什么不来?”杨先生回答:“我是一个农民,不来开庭有客观原因,请你们体谅点。”“我不听你解释,你出去,你不出去我就拘留你。”在走出办公室时,杨先生嘴上仍然唠叨不停: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我没犯法,我不怕你。”

  潘素梅打电话通知值班法警后,杨先生被带到一间房间两三个小时做笔录。做完笔录,法官问他愿意交罚金还是愿意拘留?“我没犯法,我一样都不选。”杨先生的态度也很强硬。朋友劝杨先生给法官道个歉,把钱交了,就可以走了。杨先生答应了,但他看到罚款决定书上有他辱骂、侮辱、威胁司法工作人员,要被处罚5000元的内容时,他又不干了:“我没那么多钱,我不交。”

  法官还告知杨先生要么扣车随后来交罚款,要么当天交清罚款;否则就要拘留他。最后,杨先生向朋友借了钱当场将罚金交了。

  交钱后,法院给杨先生打印了一张“暂收条”,还签下三位法官的名字,并告诉他两天内到法院换取正式收款凭证。

  昨天,杨先生再次来到呈贡区法院递交复议申请书,法院工作人员给他换了一张正式的收款凭证。

  昨天,杨先生案件的主审法官、该院民二庭副庭长潘素梅和庭长刘春浩出面回应了这起事件。

  潘素梅说,在通知程序上,就令他们头疼不已。在送达传票时,他们先委托嵩明法院的法官通知杨先生,随后又通过邮局送达传票。开庭之前,书记员又多次打电话给杨先生,可他还辱骂书记员,说他在种菜不能来开庭。在整个案子的诉讼期间,多次电话联系都遭到杨先生的破口大骂。在电话中,杨先生还威胁:“如果你们敢判,我就要让所有的审判人员都不好过。”

  潘素梅说,前天下午,杨先生来到法院,态度非常强硬,说是借条上的签名是其信手涂鸦涂上去的,在涂鸦的时候,是一张空白纸,没有内容,他质疑借条是伪造的。当时,杨先生情绪很激动,她不断给杨先生解释,法院在审理这起案件时,不但审查了借条,原告方还有录音证据等,法院才判他败诉。对于这样的解释杨先生不听,强行抢卷宗,因为这张借条是本案的关键证据,而且又是原件,她们担心情绪激动的杨先生将借条撕毁了,将无法弥补。他们告诫杨先生,其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司法人员办公,妨碍了公务,对判决有意见可以走正常的上诉程序,但杨先生不听,声称自己不愿意上诉,说上诉还要交1000元的诉讼费。